第六百七十章 大逃亡

????司机跑了,我只能替班,趁乱开着那辆房车,掉头朝月湖农庄的方向飞奔。

????房车上坐着各种人——刚以为自己是个王者,转瞬就成了npc的堂兄;现代基督山伯爵,男版祥林嫂闻廷绪;存在感为负数、酒吧老油条常山。

????当然,还有毁天灭地小公主、力大如牛的华鬘。

????由于林瑛带着特别组成员在前头喊话,所以上万人沿着湿地间的狭长地带朝他们的方向行进。因为人潮汹涌,特别组的车开不进来,所以我们正好趁这个机会掉头回跑——跑晚了我们就成瓮中之鳖了。

????不过让人心烦的是,这红车太扎眼了,我们刚跑就被特别组发现,跑到农庄门口时,直升机就呼呼地开了过来。

????“下面的人听着,请不要负隅顽抗,请尽快听从安排,返回市区!”

????直升机上有人不停呼叫着。幸好农场之前被堂兄他们点燃,所以现在浓烟张天,飞机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接近。

????我们不敢再开那红车,只好放弃房车,把东西和孩子抱到一辆低调点儿的双排座皮卡里,然后开着皮卡继续朝前飞奔。

????一路上尽是尸体,也分不清哪是科学会的人,哪是背锅侠。农庄的大棚、仓库都冒着黑烟,我一边开车,一边感叹——幸好科学会解散得早,要再过几天,他们建立起稳固的组织,那就真成烧杀抢掠、无恶不作的流民了。

????月湖农庄中间堆着一个大土包,土包前还竖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“人工湖施工现场,请绕行”的字样,我绕过土包子,朝南行驶的时候,突然发现这个人工湖的形状有些不对。

????“太圆了,是吧?”刚才一直半死不活的堂兄终于吭声了,“等我有力气了再跟你说。”

????直升机也盘旋过来,对我们穷追不舍。

????“停车,第一次警告,请尽快停车!”直升机开始广播起来。

????闻廷绪坐在副驾驶上,他抬头看看直升机,又低头看看手表。

????“不行,得尽快摆脱它,刚才我站在车顶上,目测估算现场有一万一千多人,那条路是最窄的双向单车道,两侧大概有三点五公里都是泥沼……”

????他不停列举着数据,然后说:“五分三十秒后,主要人流的83%都会转移到前面的大路上,特别组的车队就能通过小路,咱们前面是湖,要再不能摆脱直升机,那就是天上地下,腹背受敌,跟瓮中捉鳖没什么区别。”

????——这才是闻廷绪嘛!头脑清晰得就像银河计算机一样!

????“第二次警告,第二次!”直升机又开始喊话,这次喊完之后直接倾泻下来一梭子子弹,正好打在皮卡车前头二百米的地方,霎时间尘埃飞扬。

????“怎么摆脱它啊!”我有点儿慌了。

????“放慢点速度,打开车门,让我来!”华鬘终于急了。

????我顿时会意,于是点踩刹车,华鬘把车门推开一条缝儿,一个鹞子翻身就跳到了车斗上。

????“我去!”全车人都喊了起来,就连死气沉沉的堂兄都给惊到了。

????“女侠啊!”

????他们还没晃过神来,就见华鬘站在车斗,朝空中纵身一跃,眨眼就不见了踪影。

????“糟了!”我脱口而出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堂兄也幸灾乐祸地凑过来,“弟妹人呢?是不是被击毙了?”

????“击毙你大爷啊!”常山替我怼了他,“人家刚才嗖地一下跳天上去了!”

????我拍着大腿,着急地说:“刚才忘嘱咐了,应该告诫她不要伤人!”

????话音未落,就听直升机话筒里传来两声惨叫,紧接着是一阵枪声,然后又是一声哀嚎。

????“完了,死干净了。”闻廷绪表情复杂地看我一眼,“这就是她的真实能力?”

????“是啊。”我惴惴不安地答道。

????常山也咋舌:“怪不得女侠那么能吃,真是能力越大,饭量也就越大。”

????堂兄最是心有余悸:“得亏刚才我没让保镖们弄死你俩,要不估计被弄死的是我吧……”

????三人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直升机发出阵阵隆隆声,然后一路歪斜着栽到了开挖的人工湖大坑里,随着一声地动山摇的爆炸,火光和浓烟腾空而起。

????我急匆匆按下按钮,把后面的车窗都打开。堂兄一阵咳嗽,常山也质问我是不是按错按钮了。

????“这么大烟,应该把窗户摇上啊!”他捏着鼻子埋怨着。

????“弟妹是不是跟他们同归于尽了?”堂兄满怀期盼地问道。

????常山薅着他领口:“再特么胡说八道,老子把你的舌头揪出来捏成乌鸦嘴,信不信?”

????两人还在推搡,就听到车斗里“咚”的一声,他们刚回过头,就看华鬘拍打着双手,从后座窗户一跃而进。

????“我擦!”堂兄惊叫一声。

????“飞机上的人呢?”我急忙问华鬘道。

????“坠机之前把他们打昏,然后跳下来扛着扔塑料大棚里了。”华鬘说,“本来想捶死,结果一看都认识,不忍心下手啊。”

????“弟、弟妹,你真是女侠,有、有情有义!”堂兄赶紧竖起大拇哥巴结道。

????“坐旁边去!”华鬘瞪他一眼。

????堂兄赶紧往旁边挤,常山倒是爽快:“嗐,你坐我大腿上得了!”

????我心中一块石头落地,闻廷绪也是沉思不语,不过堂兄忽然激动起来。

????“沿着路,往前开,农场尽头是芦苇荡,那里有条马达船,咱可以坐船走!”

????闻廷绪一听也激动起来,他迅速调出地图,说:“芦苇荡可以避开监控,咱们可以不开马达,沿着这条河汊去槐川河,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出去!”

????“太好了!”我说。

????“我在槐川河边有栋别墅,是用员工的名字买的,那里有车,咱们开车直接上山去!”他已经把逃脱路线都计划好了。

????我们开车到了渡口。他们下来把东西搬到船上的时候,我把皮卡车掉转方向,然后设好定速巡航,让它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。

????——反正开到尽头也是一片沼泽,起码能让林瑛走个弯路,给我们争取点逃走的时间。

????那天下午我们走走停停,五点多钟才摸到别墅里,闻廷绪开了车,沿着一条乡间公路直奔隗山而去。

????“咱们去哪儿?”我问他。

????“那里有家小民宿,朋友开的,早就关门了,我有钥匙。”他说。

????“行,”我想想说道,“到了那里,咱们必须开诚布公,无有隐瞒,这几天太乱了,必须把所有事情厘清一下。”

????“包括阿修罗公主的身世吗?”闻廷绪问道。

????华鬘坐在后头,冷笑一声说:“不管你们信不信,我就强调一句话:阿修罗跟什么莫罗没有半毛钱关系!”